Friday, January 12, 2007

3茶匙的Nescafe

念了长扬部落格里的 “Life”一文后,我有感而发。

人生何尝不是个未知数,没有人能知道明天的路,甚至下一秒的旅途会是怎么样的。今天的你可以是腰缠万贯,举世闻名的大人物,但,一旦生命里冥冥中的定数与你开个玩笑,再锋芒耀眼的你也得归还你曾拥有的一切。

我曾经有过“束手无策”的亲生体会。去年学期末考,我为了提神,故在考试的那个早上喝了大量的咖啡(不习惯喝咖啡的我尽然喝3大茶匙的Nescafe),结果考试途中因体内函有过量的咖啡因而产生副作用。当时我头昏目眩,频频欲呕,心脏不知怎么搞的,感觉上愈跳愈慢,似乎要停下来了。我即刻到洗手间去洗把脸,然后不停地跳跃,希望能帮助心脏跳动。但一切似乎无效,左胸膛那生命的动力要罢工了,我的呼吸越来越仓促,手脚开始不受控制地抖动...霎时,无力的双脚支撑不了我那血肉之躯,我跪倒在洗手间里。

叫天天不应,呼地地不灵,无助的我忍受着外来物体在我体内肆无忌惮地肆虐...不管你考试前下足多少功夫,不管你是不是个奇才,不管你的学识有多渊博,这一刻,你无法提起笔应考;物质上,即使你拥有再多的财富,足以让你取不尽,用不竭,但倘若你过不了这关,你依旧和身无分文的乞丐一样贫穷。

生命是脆弱的。故,把握当下,珍惜眼前,勇敢积极地活出自己要的生活。幸福成功的你要惜福,把你所拥有的福报与你身边的人分享;正遭受挫折的你也不必太灰心,能活着,就是一种福分,毕竟挫折是幸福与快乐的根基。至少,每晚临睡前,你可以坦荡荡地告诉自己:“我没做过亏心事,我很积极地过了一天!”,那么,人生也不虚此行了。

Tuesday, December 12, 2006

今年......不回家

望着身边的友人逐一地踏上归家之途,心里,是惆怅的。

离开故乡已有十月之久,倦鸟归巢,唯疲惫之身仍处他乡。

“老爸会在KL Central 接我!”阿莹满心欢喜地告诉我。

负笈国外的那一年,婆婆哭了。每当她说起我,思念的泪水无不往下淌。顿时,我才发现,原来,我有那存在的价值。

不回家的朋友,是时候归家了;不回家的朋友,别忘了慰问默默支持你的亲人;回家的友人,你们是否尽了游子的责任?

‘独在异乡为异客,每逢佳节倍思亲...’

Monday, September 25, 2006

高素质旅行

Tulip Farm, Sassafras,Chadstone一日游,一级棒!!

好久没那么痛快地旅行! 一日“懒惰散漫式”旅行,圆了我一直以来的旅行梦想。一路上有着一伙有素质的旅行伙伴相伴,有说有笑,有商有量,嘻嘻哈哈,哈哈哈:p 当然更重要的是有阿莹相伴:) (唯美中不足的是少了老大......Tai Lou, 你怎么不加入我们的行列?〕

的确,有高素质的旅行伙伴相伴旅行是人生中一大快事,三五知己排排走,我称之为高素质的旅行。高素质的旅行不会有人无端端“摆臭脸”,大扫开心旅行之兴;只有低素质的旅行才会有独裁者强行建议、强行呼唤、强行要大家服从自己认为对的命令 (我称之为强暴〕;高素质的旅行更不会有半途突然闹独立的二三人小组,远离群众,自个儿走。

谢谢阿莹,谢谢你的陪伴;谢谢威伦、文彪和璇倪,你们都是高素质的旅行者!

Monday, September 11, 2006

开 场 白

千呼万唤始出来,犹抱琵琶半遮面。今天终于提起e-笔,写blog.

阿彪:"Walau!!你讲要写blog,几...个semester liao(第三声),还没有写出来!"。是啊,说好要在寒假期间起笔,但有碍于那可恶的感冒菌,让我迟迟写不出blog。

决定写blog是出自于一股冲动,有时侯发现自己有很多话要说,有好多有趣的生活小故事要与大家分享;但更多时侯是心里有话,不吐不快。

网上是个言论自由的空间,可以在capub(cari public)的同时,打开天窗说亮话。

要怎么写?这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。曾经读过一篇文章,里头述说着一位编辑对写作的看法。他说,一篇文章就好比一碗汤,要够味!一碗酸辣汤要够酸够辣,一口入肚,酸辣味即入五藏六腑,让食者呛透舌,喉,鼻腔,回味无穷,拍案叫爽! 若那酸辣汤欲辣不辣,酸中带甘,欲淡还稀,这还叫汤吗?倒掉也不足惜。写文章何尝不是如此,父亲曾告知于我,文章要写得有建设性,敢怒就要敢言,别让批评性质的文章读不出味道来。当然,这其中更讲究婉转的抨击技巧。

日后,希望这blog能“欣欣向荣”,传达我生活中的点滴与我个人的浅见。

Friday, September 01, 2006

一个人心量有多大,事业就有多大;

一个人心能容多少,成就就有多少。

〖星云法语〗

The grandness of one's mind determines the level of one's career;
The magnanimity of one's mind determines the extent of one's success.

Dharma Words by Venerable Master Hsing Yu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