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September 11, 2006

开 场 白

千呼万唤始出来,犹抱琵琶半遮面。今天终于提起e-笔,写blog.

阿彪:"Walau!!你讲要写blog,几...个semester liao(第三声),还没有写出来!"。是啊,说好要在寒假期间起笔,但有碍于那可恶的感冒菌,让我迟迟写不出blog。

决定写blog是出自于一股冲动,有时侯发现自己有很多话要说,有好多有趣的生活小故事要与大家分享;但更多时侯是心里有话,不吐不快。

网上是个言论自由的空间,可以在capub(cari public)的同时,打开天窗说亮话。

要怎么写?这问题一直在我脑海里盘旋。曾经读过一篇文章,里头述说着一位编辑对写作的看法。他说,一篇文章就好比一碗汤,要够味!一碗酸辣汤要够酸够辣,一口入肚,酸辣味即入五藏六腑,让食者呛透舌,喉,鼻腔,回味无穷,拍案叫爽! 若那酸辣汤欲辣不辣,酸中带甘,欲淡还稀,这还叫汤吗?倒掉也不足惜。写文章何尝不是如此,父亲曾告知于我,文章要写得有建设性,敢怒就要敢言,别让批评性质的文章读不出味道来。当然,这其中更讲究婉转的抨击技巧。

日后,希望这blog能“欣欣向荣”,传达我生活中的点滴与我个人的浅见。

0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

<< Home